畢生貢獻給加華移民史和華社的學者——黎全恩學術概論-中國僑網

  • 設為首頁

畢生貢獻給加華移民史和華社的學者——黎全恩學術概論

2021年05月07日 10:07   來源:中國僑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畢生貢獻給加華移民史和華社的學者——黎全恩教授學術概論

  丁 果 石曉寧

  前 言

  加拿大華人移民史學者黎全恩教授在2018年6月辭世。古今中外,沒有人能夠改變這樣的事實:研究歷史的人,終究也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身患癌癥長達8年之久的黎教授,早就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他對死并不畏懼,在被診斷出癌癥以后,沒有消極悲觀,而是積極進取,與癌癥“共舞”。在這特殊的八年中,他遵從醫囑,只要出現新的癌細胞,就進行標靶治療,從不愁眉苦臉。走遍北美四十多個唐人街、研究加拿大唐人街歷史將近四十年之久的黎全恩,患病后并沒有在休息療養中度過,反而以更加達觀的心態投入華僑史研究,創造了以工作來養病、養病為了更好研究的“生活模式”,并且繼續到世界各地收集史料,不斷有新作問世,可謂研究唐人街歷史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這不是很多歷史研究者可以做到的。

  更值得關注的是,黎全恩教授不僅僅是加拿大移民史的一個研究者,他一生的經歷,就是加拿大華人移民歷史的一個縮寫。他出生于廣東(1937年),在香港大學完成大學學業(1960年),之后在港大取得碩士學位(1964年)。由于學業優異,獲得英國聯邦獎學金,前往倫敦政經學院攻讀博士學位,研究中國棉紡織業發展史,1967年獲得博士學位后,回香港母校地理地質系任講師。翌年在新婚后就移民加拿大,并定居維多利亞,并在維多利亞大學地理系任教,直到2003年七月榮休。從移民加拿大到去世,正好半個世紀,他一生心無旁騖,教書育人,在加拿大唐人街歷史研究上做出巨大貢獻,獲獎無數。難能可貴的是,黎教授不是一個書齋里的學者,而是一個為保護唐人街四處奔走的行動者。鑒于他為研究、保護、繁榮加拿大第一個唐人街——維多利亞唐人街所作出的特殊貢獻,他被授予維多利亞市“榮譽市民”(1980年),在英女王訪問維多利亞時,黎教授親自給女王講解華埠的前世今生,讓女王印象深刻。

  黎教授的學術態度嚴謹,但不受“權威”光環的束縛,思想開放。更令人欽佩的是,黎教授在歷史細節上觀察入微,忠于史實。黎教授在20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就寫下了他的成名之作《Chinatowns:townswithincitiesinCanada》(加拿大華埠發展史),以及《TheforbiddenCitywithinVictoria》(維多利亞之紫禁城),奠定了加拿大唐人街研究史權威的地位。不過,他從不以權威自居,而是與人平等相待,學術為尊,在學界,在社區,都是如此。

  為了紀念黎全恩教授,我們以十年為單位,將他四十年研究的主要成果,做一個簡要的學術編年史。因為我們相信,黎教授的學術生命將會長期延續,因為黎全恩將加拿大唐人街的前世今生載入了史冊,而他的卓越研究也讓他自己載入了史冊。(注:為行文簡潔,以下敘述中提及黎全恩教授,一律簡稱黎全恩)

  黎全恩著作編年簡史

  黎全恩從20世紀六十年代起,共出版專著13部,與人合作編著3部。共發表論文359篇。其中學術論文56篇,有關加拿大華人、唐人街學術論文42篇。

  一、第一個十年(1964—1973年)

  黎全恩的學術研究和著述生涯,可追溯到他求學時期。在攻讀碩士期間,黎全恩就開始了學術論文的寫作。至1968年夏天,即他自香港移民加拿大之前,主要研究社會地理學以及香港經濟企業等議題。1968年黎全恩應聘到加拿大卑詩省維多利亞大學任教,之后不久開始學術轉向,進入加拿大移民史研究。

  在第一個十年中,黎教授研究的課題主要在亞洲社會地理學上,其中又以香港地區的題目為主,在其31篇論文中,13篇是關于香港地區的研究,但是重點在社會經濟的考察。如《雜亂無章:香港兩個工業區》(1963)、《產棉周期與香港的紡織業:1899—1962》(1965)、《香港的小企業:與城市重建相關聯的搬遷》(1973)等。1967年與D.JDwyer合著出版了《香港小企業:模式與制度》。

  到加拿大后不久,黎全恩就開始涉足加拿大華人移民史研究。在學術方向轉移的契機上,黎全恩曾經這樣解釋:因偶然看到了艾倫菲利普(AlanPhillips)的“操縱華人的加拿大黑社會”一文,感到西人世界不能完全了解華人社區,所以有不準確的判斷,也可能由于種族偏見或對于加拿大的中國文化與社區的誤讀或忽視。可見,黎全恩是為了糾正英語世界對華人社會的學術偏見,而開啟了他對加拿大華人、尤其是唐人街的研究,毫無疑問,黎全恩有著相當濃重的中華民族情意結,他要把真實的唐人街和華人社群呈現給英語世界。

  有趣的是,黎全恩在學術上采取狹義和廣義交叉的實證研究方法,同時也成為他作為保護唐人街歷史遺跡的行動派的特征,這是他生涯中的另一大成就,并因此而獲得加拿大勛章。換句話說,唐人街的歷史研究,促使他坐言起行,參與到保護維多利亞(舊稱域多利)唐人街的工作中。

  1.“唐人街研究”著述的起點

  1971年起,黎教授擔任了域多利中華會館的文化顧問,開始使用域多利中華會館的原始檔案,為他的唐人街研究提供實證依據。1972年發表的《域多利中華會館:創建與職能》(唐人街研究的第一篇論文)、1973年發表的《華人試圖不支持移民加拿大:從域多利一些華人檔案的發現來看》c(第三篇論文)都是利用域多利中華會館的檔案文件來建立華人社區的數據,開展加拿大華人社區研究。

  《域多利中華會館:創建與職能》(TheChineseConsolidatedBenevolentAssociationinVictoria:ItsOriginsandFunctions)是黎全恩研究加拿大唐人街歷史的開篇之作。該文對1884年域多利中華會館的創建背景以及過程作了仔細研究,指出淘金潮與加拿大太平洋鐵路的修建是華人來加拿大卑詩省的兩個主要原因。1881年華人在卑詩省人口達到4350人(卑詩省總人口49459人),而域多利華人人口在1884年達到1767人(1881年域多利總人口為5925人),成為當時加拿大最大的華人社區。不過,黎文指出,當時因為沒有領事級別的機構與加拿大省、自治領地政府進行交涉來反抗歧視華人的法案,有些糾紛要通過滿清帝國駐舊金山領事館來加交涉方可;同時,華人社區內部日益增長的犯罪、賣淫、賭博以及爭端也需要成立一個類似的執法機構來管理,因此通過發動捐款,建立了中華會館以及中華醫院。根據中華會館原始資料,該會1884年8月9日以“ChineseConsolidatedBenevolentAssociation”注冊,并附有英文的章程。中文的章程更加詳盡,重點在兩方面,一是規定了會館的宗旨與職責;二是會館選舉、財務審計制度;華社內部以及與西人糾紛的依法處理原則;社會福利等。會館的正式落成則是1885年7月。

  早期中華會館的檔案可以分成四個類型:一是抵制歧視法案與人頭稅的文件,一般是只要有歧視法案出臺,就會有中華會館集資請律師上訴。二是維持唐人街的秩序與平息糾紛。三是為華僑捐資救災,范圍不僅對祖國,還惠及世界各地的華僑。第四是建立了中華醫院、中華墓園與中華學堂(后為華僑公立學校)。黎文特別提及當時華人的居住情況。針對域多利政府規定的人均居住空間不得小于380英尺,唐人街因擁擠的居住環境而屢遭查禁,但華人的貧困程度實無力符合當局標準,中華會館采取消極抗議的策略,最終使得此項規定終止執行。

  黎文在追溯中華會館數十年前的重要地位之后,也指出時代變遷帶來的變化,中華會館的重要性在當今迅速衰落,主要由于以前的職責不再具有必要性。排華法已經被廢除,華人不被主流社會所排斥。新移民與加拿大華裔年輕一代更經常地與西人社會融合,不必借用中華會館作為傳聲的途徑。黎文指出,域多利至今仍有很多華人社團活動,而中華會館的主要職責集中在于管理中華醫院、墓園以及僑校。

  2.對加拿大移民歷史階段的劃分

  1973年,黎全恩發表另外一篇重要的論文,題目是《1858—1970年移民卑詩省的華人及時期劃分》。該文將加拿大華人移民歷史作了五個階段的劃分。

  (1)淘金階段(1858—1870年代)

  1858年,菲沙河與湯普森河發現金礦,導致了第一批華人來到域多利,獲得執照后就到了淘金場。由于缺乏普查,也由于人隨礦走,華工人數具體難于統計。根據報道,到1860年,卑詩省估計有4000華人。1867年,白人與華人相加大概有15000—20000人,而原住民則有30000-40000人。到了1878年,也就是修鐵路前,華人總數在卑詩省達到了大約6000人。

  華人在卑詩省的移居路線沿河谷呈典型的線形——沿著菲沙河大小支流淘金壩附近安營扎寨。黎文指出,現今當地許多地名還是以中文命名的。華人的移居路線和人口增減,又與受雇于農場、伐木場、煤礦以及修路等機會相關聯。1866年當“淘金熱”過去,經濟危機來臨。在煤礦,華人接受比白人低的工酬,排華的情緒在白人勞工中開始出現,1872年,卑詩省的議員首次提出對進入加拿大的華人課以50元人頭稅的提案,但未被自治政府通過。

  (2)修建太平洋鐵路時期(1880—1885年)

  1880年,聯邦政府開始在卑詩省開始修建太平洋鐵路,因經費捉襟見肘,承建公司開始雇傭廉價華工。1881—1884年,大約有16000華工來到域多利,沿著鐵路線居住,從事各類職業。1884年,唐人街在卑詩省有三十多個,域多利時稱大埠,大約有1800名華人。新西敏特(NewWestminster)稱為二埠,有1680名華人。第三位是乃磨,另外還有幾個如耶魯(Yale)等曾經是“淘金熱”的小鎮。

  在華人人口增長過程中,要求限制華人移民入境的呼聲也開始出現。1881—1884年,大量涌入的華工令當地工人不安。而美國政府的排華法影響也波及加拿大。很多在太平洋鐵路修建完工后的華工因為無法回到美國,被迫在加拿大接受低工資的工作,使得處于爭取高工資罷工中的白人工人轉向排斥煤礦華工。在卑詩省的壓力下,加拿大自治領地1885年通過了對每一位加拿大的華人施以50元的人頭稅。

  (3)限制入境時期(1886—1922年)

  1887年,太平洋鐵路修到了溫哥華,使之隨即躍居加拿大太平洋最大的港口,溫哥華人口超過了域多利,成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華人改從溫哥華登陸,華人人口超過了域多利。華人也開始在菲沙河三角洲精耕細作,受雇于當地的農牧業,也形成了一批種植農民。華人在各地的定居使白人居民將之看成是競爭者。1901年后,人頭稅提高到了100加元,1903年提高到了500加元。

  (4)排華時期(1923—1946年)

  1923年“排華法案”(TheChineseImmigrationAct)通過,使得華人移民人數驟然下降。連永久居民或公民都不準許申請團聚移民。

  (5)打分入境時期(1947—現在)

  1947年5月14日,排華法案廢除,加拿大接受華人團聚移民。1962年,新移民法通過,華人與其他國家的移民一樣,可以通過打分移民。如今不僅在卑詩省,在加拿大其他地方也遍布華人。1967年,共有8萬華人居住在加拿大。大多數新移民受教育程度高,他們與出生于加拿大的年輕一代移民一樣,散居在白人社區中。雖然還有些孤寡老人住在老屋中,唐人街已不再是“避難所”,主要成了頗具東方情調的觀光商業街。

  二、第二個十年(1974—1983年)

  該時期是黎全恩全力投入移民史研究和涉入維多利亞唐人街保護事宜的重要十年。他從1974年起開始擔任維大副教授。1978年開始,黎全恩投入域多利市政府唐人街的遺產顧問委員會、唐人街翻新委員會的工作,并為域多利市政府規劃唐人街未來而進行大普查。他的工作卓有成效,受到社區和市政府的雙重信任,故而從1979年起擔任域多利市唐人街重建委員會主席。同時,他也承擔了卑詩省博物館域多利ManYuckTong中藥鋪的盤點整理。由此,他的工作形成了三方面的成就,一是寫出扎實的實證研究論文,二是幫助唐人街的保護與重建,三是搶救了唐人街的重要文物。

  因此,黎全恩在1980年獲域多利市“榮譽市民”稱號。1983年,他獲任為維多利亞最重要的地區——薩尼奇(Saanich)的遺跡委員會顧問與建筑委員會主席。同時,他也擔任歷史悠久的華僑公立學校校董。1983年是黎全恩的獲獎年。他獲得了由總督EdSchreyer頒發的加拿大勛章,也獲得了美國國家與本土歷史協會的榮譽獎,表彰其對域多利歷史遺產唐人街的保護與重建的杰出貢獻。黎全恩所在的域多利華人社區,也給予他諸多的獎項。

  在歷史研究方面,黎全恩共發表了學術論文21篇,繼續借助華人社團歷史檔案,作為加拿大官方華人人口統計數據的補充與細化,深化了有關早期加拿大華人人口構成與原籍地的研究。他在參與域多利市政府對唐人街的的未來與保存的規劃工作同時,開啟了他研究唐人街歷史與建筑的課題。而在早期唐人街發揮重要領導力的加拿大洪門歷史,也進入他的研究視野。當然,承續他在香港和英國的學術活動,關于香港以及中國的課題,也繼續占據他歷史研究版圖的一角。關于香港以及中國的文章有《新疆的棉花種植發展》(1976),《大生圍住房計劃論辯》(1976),《香港米埔:投機型發展與環境》(1979)。

  1.加拿大唐人街的研究與保護

  從1975年到1979年,黎全恩發表5篇關于加拿大華人社區的重要論文,對加拿大華人社群進行了歷史且相當宏觀的探討。其中包括《1880年早期加拿大華人的原籍與家族》(1975)、《1892—1915年加拿大華人原居地數據研究》(1977)、《20世紀中期加拿大唐人街的人口結構》、《族群》以及《華人對卑詩省的印跡》(1978),這些論文有一個特點,均是在域多利中華會館以及其他社團資料研究的基礎上建立數據。

  域多利唐人街是黎全恩歷史研究的重中之重。他身處其地,擁有最詳盡的史料,并有歷史與現實互動的巨大刺激,從而使他在這方面的研究相當詳細獨特,廣受關注。

  與域多利唐人街規劃同步,黎全恩從1978年起發表了一系列關于域多利唐人街、卑詩省華人歷史研究的文章,有16篇之多,其中不乏首創性的研究,也有具啟發性的重要觀點。論文《華人在卑詩省的印跡》(1978)一文,總結了華人造就的獨一無二的城市“飛地”——唐人街在卑詩省的四大顯而易見組合印跡,并指出這四大印跡成為卑詩省景觀中的一部分。黎在文中還疾呼,溫哥華與域多利唐人街因為其歷史悠久且仍然發揮著日常的居住功能而值得保護,從而可成為多族裔的加拿大一個鮮活的族裔景觀。在《域多利唐人街建筑歷史》(1981)一文中,黎全恩將發展的視角與實證的細節相結合,將域多利唐人街的建筑之美和多元文化融合的特征,寫就在歷史研究的字里行間。他還在單篇論文的基礎上,出版了專著《卑詩省的建筑》。

  黎教授給域多利市政府的報告,可視為是一篇獨特的論文,它從保護歷史唐人街的角度,闡述了唐人街作為生活居住和商業工作的“獨特之城”面貌,為在現代市政管理下的唐人街要做的歷史保護和今日發展,提供了平衡及有深度的規劃意見,堪稱典范。這系列報告有為域多利市政府社區發展部撰寫的《域多利唐人街的未來:視角與觀點的調查》第一卷:建議;第二卷:數據表;有為域多利首府地區醫院與衛生計劃委員會而做的《域多利唐人街的護理之家:需求調查》;有為域多利唐人街住房委員會撰寫的《域多利唐人街:調查報告》,還有市政府手冊《同濟門:從理想到實現》、《域多利唐人街步行地圖》。

  在撰寫論文和報告的同時,黎全恩為了保護唐人街而“不務正業”,在報刊撰文或寫唐人街“科普”,呼吁《唐人街值得保留》(1979),介紹《域多利唐人街的上城與下城》。更值得一提的是,黎全恩撰寫的《一座華人移民的“監獄”》一文,記錄了他親自去對即將拆掉的當年移民局大樓(豬仔屋)進行搶救性的現場考查。這座起用于1908年的大樓,原來是拘留醫院(DetentionHospital),曾經是1909—1924年間華人從香港到達域多利,從船上直接進入加拿大的第一關。根據當時的規定,如果來加華人在那里被發現材料不全,即被拘押入大樓的監房,待下次船到后遣返。這些華人在墻上刻下了抒發憤怒與恐懼的題壁詩。黎教授搶救性地抄錄了這些歷史的呼喊,成為研究當年移民歷史不可多得的資料。

  2.加拿大洪門研究發端

  值得關注的是,黎全恩在晚年出版了關于加拿大洪門的著作,研究的起點是在這十年之間。黎在此時期發表了三篇文章。1982年發表論文《加拿大致公堂對于1911年黃花崗起義的貢獻》,對于洪門人士曹建武于1928年所記的《致公堂復國運動史》的手稿進行了研究。曹所記雖有舛誤,但此手稿仍是不可多得的、關于加拿大致公堂歷史的珍貴文獻。除了這篇論文,黎全恩也在《大漢日報》上發表了《洪門與天地會的起源》、《誰是萬云龍,傳說中的洪門創始人?》兩篇文章。也為安東尼·陳(AntonyB.Chan)的《金山,華人在新世界》一書撰寫了書評。

【責任編輯:李明陽】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亚洲,欧美,国产和综合|亚洲sss综合天堂久久,日本最新高清不卡一区二区,xfplay每日稳定资源站姿天堂,日韩不卡视频一中文字暮,欧美国产亚洲卡通综合,亚洲理论在线中文字幕观看